• 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唐顺之任光禄竹溪记的原文及译文赏析

    古籍 时间:2019-02-20 我要投稿
    【www.3713451.com - 古籍】

      余尝游于京师侯家富人之园,见其所蓄,自绝徼①海外奇花石无所不致,而所不能致者惟竹。吾江南人斩竹而薪之。其为园,必购求海外奇花石,或千钱买一石、百钱买一花,不自惜,然有竹据其间,或芟而去焉。曰:“毋以是占我花石地。”而京师人苟可致一竹,辄不惜数千钱。然才遇霜雪,又槁以死。以其难致而又多槁死,则人益贵之。而江南人甚或笑之曰:“京师人乃宝吾之所薪。”呜呼!奇花石,诚为京师与江南人所贵,然穷其所生之地,则绝徼海外之人视之,吾意其亦无以甚异于竹之在江以南。而绝徼海外,或素不产竹之地,然使其人一旦见竹,吾意其必又有甚于京师人之宝之者,是将不胜笑也。以此观之,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乎?

      余舅光禄②任君治园于荆溪之上,遍植以竹,不植他木。竹间作一小楼,暇则与客吟啸其中,而间谓余曰:“吾不能与有力者争池亭花石之胜,?#26469;?#21462;诸土之所有,可以不劳力而蓊然满园,亦足适也。因自谓竹溪主人,甥其为我记之。”余以谓君岂真不能与有力者争,而漫然取诸其土之所有者?无乃独有所深好于竹,而不欲以告人欤?君生长于纷华而能不溺乎其中,裘马、僮奴、歌舞,凡诸富人所酣嗜,一切斥去,尤挺挺不妄与人交,凛然有偃蹇孤特之气,此其于竹,必有自得焉。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媯?#22266;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君之力虽使能尽致奇花石,而其好固有不存也。嗟乎!竹固可以不出江南而取贵也哉!吾重有所感矣。

      (取材于明·唐顺之《任光禄竹溪记》)注释:①徼(jiào):边界。②光禄:官名。

      6.下列语句中,加点的词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或千钱买一石 或:有人

      B.然穷其所生之地 穷:追究

      C.吾不能与有力者争池亭花石之胜 胜:超过

      D.尤挺挺不妄与人交 妄:随便

      7.下列各组语句中,加点的词意义和用法都相同的一组是

      A. ①吾江南人斩竹而薪之 ②而不欲以告人欤

      B. ①则人益贵之 ②则绝徼海外之人视之

      C. ①诚为京师与江南人所贵 ②甥其为我记之

      D. ①君生长于纷华而能不溺乎其中 ②此其于竹,必有自得焉

      8.下列对文中语句的理解,不符合文意的一项是

      A.京师人乃宝吾之所薪

      国都的人于是把我们的木柴当做宝贝一般

      B.吾意其亦无以甚异于竹之在江以南

      我料想它们与竹子在江南(一样)也没有什么不同

      C.凛然有偃蹇孤特之气

      令人敬畏有高傲不同一般的气节

      D.竹固可以不出江南而取贵也哉

      竹子本可以不离开江南就获得人们的尊重啊

      9.下列的理解和分析,不符合文意的一项是

      A.本文是作者受任君之托为竹溪写的一篇“记”。“记”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文体。

      B.文章起笔写国都的人和江南的人对竹子的喜好和厌恶,一好一恶,?#21705;?#40092;明。

      C.任君自称为“竹溪主人?#20445;?#19982;东晋陶渊明爱菊、北宋周敦颐爱莲,意趣情?#35802;?#20284;。

      D.任君不与江南的侯家富豪?#26102;?#27744;亭花石,正是因为他喜爱竹子正直孤高的?#20998;省?/p>

      10.文中说“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乎?#20445;?#24847;思是说“世上的美丑(好恶),也哪里有固定不变的(标准)呢”。请结合当下的社会生活或读过的文学作品谈谈自己?#21705;?#19968;句子的领悟。(10分)

      参考答案:

      6.C.美好

      7.B.连词,那么(A.顺承连词,就 / 转折连词,却; C.介词,表?#27426;?#34987; / 替,给; D.介词,在 / 对于)

      8.A(国都的人竟把我们当柴烧的竹子当做珍宝)

      9.B(?#25226;?#24694;”应为“轻视?#20445;?/p>

      10.(10分)(略)

      【参考译文】

      ?#20197;?#32463;游览过国都世宦富贵人家的花园,看见那里积聚的东西,从极远的边地(到)海外的奇异的花卉石头没有不能得到的,然而不能得到的只有竹子。我们江南人砍伐竹子把它当柴烧。江南人修建花园,一定购买寻求海外的奇花异石,有人用千钱买一块石头,有人用百钱买一棵花,(并)不吝惜,然而如有竹子占据在当中,有人就将它锄除并抛弃它。说:“不要让它占了我种花置石的地方。”但国都的人如果能觅到一竿竹子,就不惜(花费)数千钱(来购买)。然而一遇到下霜降雪,(竹子)又干枯而死。由于它难以寻觅而且又多(易)枯死,人们就更加珍爱它。可是江南的人甚至讥笑他们说:“国都的人竟把我们当柴烧的竹子当做珍宝。”唉!奇花异石,确?#24403;?#22269;都的人与江南的人所珍爱,然而追究它们的原产地,那么边地和海外的人看待奇花异石,我料想它们与竹子在江南(一样)也没有什么不同。而边地海外,也许是一向不出产竹子的地方,然而?#20547;?#35753;那里的人一旦看到竹子,我想他们必定比国都的人更加珍爱和看重它,这种情况(恐怕)是笑不完的。由这些看来,世上的美丑(好恶),也哪里有固定不变的(标准)呢?

      我的舅舅光禄大夫任君在荆溪的边上修建了一个花园,到处种植竹子,不种其它的花木。竹林间造了一座小楼,(他)有空就与客人在那里吟诗啸歌,偶然对我说:“我不能与有势力的人比池亭花石的美好,单独在这里取本地本来就有的东西,可以不花费劳力而使满园?#28304;?#33905;茏,也完全可以(使自?#28023;?#28385;足。因此自称是竹溪主人,请外甥替我记述一下。”我认为任君哪里是真的不能与有势力者?#26102;齲?#32780;随意取其当地所有?恐?#31108;?#26159;对竹子独有的特殊爱好,而不愿意把它告诉别人吧?任君生活在富贵繁华中却能不沉溺在其中,衣饰车马、僮仆、歌舞,凡是?#20999;?#23500;贵人家沉湎嗜好的,一切摒斥而去,尤其是方正刚直不随意与人交往,令人敬畏有高傲(而)不同一般的气节,这正是任君对于竹子一定有自己心得的地方。但是万物中只要人们喜爱的某种东西,哪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对于那种东西的追求呢?#32771;?#28982;这样那么?#35789;?#31481;子不是这里的土地上所有,任君也将竭尽自己的力量得到它,然后心里才高兴。任君的力量虽然使他能尽量寻觅奇花异石,但是他的爱好本不在此啊。唉!竹子本可以不离开江南就获得人们的尊重啊!(?#28304;耍?#25105;重新有了感受。

      二:

      任光禄竹溪记

      〔明〕唐顺之

      余尝游于京师侯家富人之园,见其所蓄,自绝徼海外奇花石无所不致,而所不能致者惟竹。吾江南人斩竹而薪之。其为园,亦必购求海外奇花石,或千钱买一石,百钱买一花,不自惜。然有竹据其间,或芟而去焉,曰:“毋以是占我花石地!”而京师人苟可致一竹,辄不惜数千钱;然才遇霜雪,又槁以死。以其难致而又多槁死,则人益贵之。而江南人甚或笑之曰:“京师人乃宝吾之所薪!”

      呜呼!奇花石诚为京师与江南人所贵。然穷其所生之地,则绝徼海外之人视之,吾意其亦无以甚异于竹之在江以南。而绝徼海外,或素不产竹之地,然使其人一旦见竹,吾意其必又有甚于京师人之宝之者,是将不胜笑也。语云:“人去乡则益贱,物去乡则益贵。”以?#25628;?#20043;,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乎!

      余舅光禄任君治园于荆溪之上,遍植以竹,不植他木。竹间作一小楼,暇则与客吟啸其中。而间谓余曰:“吾不能与有力者争池亭花石之胜,?#26469;?#21462;诸土之所有,可以不劳力而蓊然满园,亦足适也。因自谓竹溪主人。甥其为我记之。”

      余以谓君岂真不能与有力者争,而漫然取诸其土之所有者;无乃独有所深好于竹,而不欲以告人欤?#35838;?#20154;论竹,以为绝无声色臭味可好。故其巧怪不如石,其妖艳?#30053;?#19981;如花,孑孑然有似乎偃蹇孤特之士,不可以谐于俗。是以自古以来,知好竹者绝少。且彼京师人亦岂能知而贵之?不过欲以此斗富与奇花石等耳。故京师人之贵竹,与江南人之不贵竹,其为不知竹一也。君生长于纷华,而能不溺乎其中,裘马僮奴歌舞,凡诸富人所酣嗜,一切斥去。尤挺挺不妄与人交,凛然有偃蹇孤特之气,此其于竹必有自得焉。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22266;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君之力虽使能尽致奇花石,而其好固有不存也。

      嗟乎!竹固可以不出江南而取贵也哉!吾重有所感矣。

      【注】①绝徼(jiào):极远的边地。徼,边界。 (选自《四?#30475;?#21002;?#32321;尽?#33606;川先生文集》)

      6.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错误的一项是()

      A. 或芟而去焉 芟:锄除

      B. 然穷其所生之地 穷:探求

      C. 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乎 常:平常

      D. 尤挺挺不妄与人交 妄:随意

      7.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

      A. 京城人乃宝吾之所薪。

      项王乃复引兵而来,至东城,乃有 二十?#20284;鎩?/p>

      B. 遍植以竹,不植他木。

      木欣欣以向荣。

      C. 因自谓竹溪主人。

      因宾客?#20955;?#30456;如门谢罪。

      D. 不可以谐于俗。

      故燕王欲结于君。

      8.下列各句中对文章的阐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文章起笔写京师人与南人?#28304;?#31481;子的不同态度,一贵一贱,形?#19978;?#26126;的?#21705;眨?#36827;而推理叙写“绝徼海外人”可能有的态度,从而发出“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的慨?#23613;?/p>

      B.光禄任君虽身处江南,却不以世?#20934;?#31481;而贱之,反而在园中“遍植以竹?#20445;?#24182;自号曰“竹溪主人”。虽寥寥几笔,却刻画了一个不苟合流俗、志趣高雅的人物形象。

      C.本文既写人?#20013;?#31481;,两相取巧。其竹巧怪不如石,妖艳?#30053;?#19981;如花,绝无声色臭味可好;其人凛然有偃蹇孤特之气。借人物形象凸显了竹之?#20998;剩?#26159;本文的艺术特色。

      D.本文题为“记?#20445;?#25152;记的中心事件是舅父任君治园植竹一事,但作者并没有在“记”上大做文章,而是借题发挥,通过对?#21462;?#34924;托,自然托出文章的主旨。

      9.下面的文言语句?#26247;?#27491;确的一项是( )

      A. 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22266;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

      B. 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固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

      C. 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固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

      D. 而举凡万物可喜/?#36175;?#22266;有不能间也欤/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而后快乎其心。

      10.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划横线的句子翻译?#19978;?#20195;汉语。(10分)

      ⑴以其难致而又多槁死,则人益贵之。(3分)

      ⑵吾意其必又有甚于京师人之宝之者,是将不胜笑也。(4分)

      ⑶无乃独有所深好于竹,而不欲以告人欤?(3分)

      参考答案

      6. C,固定的,不变的,即规则、标准。

      7. D,介词,和、与。A却/只、仅仅、 B介词,用(把)/ 连词,表修饰。C连词,因此/介词,经由、通过。

      8. C表?#36136;?#27861;、主题是借竹的?#20998;释?#26174;人物形象、品德。

      9. B

      10.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划横线的句子翻译?#19978;?#20195;汉语。(10分)

      ⑴。正因为它的难以寻觅(罗致)而且又多枯死,人们因此就更加珍爱它。

      ⑵我想他们必定比京城人更加珍爱和看重它。这种情况恐怕是笑不完的了。

      ⑶恐?#31108;?#26159;对竹独有特殊的爱好,而不愿意把它告诉别人吧?

      参考译文:

      ?#20197;?#32463;游观过京城世宦富贵人家的亭园,见那里收藏的东西,从极远的边地到海外,奇异的花卉石?#29992;?#26377;不能罗致的,所不能罗致的只有竹子。我们江南人砍伐竹子当柴烧,筑园构亭也必定购买寻求海外的奇花异石,有的用千钱买一石,有的用百钱买一花,并不吝惜。然而如有竹子占据在当中,有时就将它砍去,说:“不要让它占了我种花置石的地方”。但京城人如果能觅到一竿竹子,常常不惜花费数千钱来购买;然而一遇到下霜降雪,便又都干枯而死。正因为它的难以寻觅而且又多枯死,人们因此就更加珍爱它。而江南人中有人讥笑他们说:“京城人竟把我们当柴烧的东西?#28216;?#29645;宝。”

      呜呼!奇花异石诚然为京城与江南人所珍爱。然而追溯它们的产地,则边地和海外人看待它们,我想也与竹子在江南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而边地海外,或许是从不出产竹子的地方,?#20547;?#35753;那里的人一旦看到竹子,我想他们必定比京城人更加珍爱和看重它。这种情况恐怕是笑不完的了。俗语说:“人离乡则愈贱,物离乡则愈贵。?#27604;?#27492;说来,世上的美丑好恶,又有什么不变的标准呢!

      我的舅舅任光禄君在荆溪的边上?#24618;?#20102;一个亭园,到处种竹,不种其它的花木。竹林间造了一座小楼,有空就与客人在那里吟诗啸歌。他偶然对我说:“我不能与有势力的人比池亭花石的胜况,单独在这里取山地本来所有的东西,可以不化费劳力而使满园?#28304;?#33905;茏,也足以自适。因此自称是竹溪主人。请外甥为我记述一下吧。”

      我认为任君哪里是真的不能与有势力者?#26102;齲?#32780;随意取其当地所有;恐?#31108;?#26159;对竹独有特殊的爱好,而不愿意把它告诉别人吧?过去有人谈论竹子,以为它决没有动人的姿色和香味值得喜爱。所以它奇巧怪异不如石,妖艳柔美不如花,孑孑然有如高傲独立的士人,不能与?#33285;?#28151;同合一。因此自古以来,知道珍爱竹子的人极少。那么京城人难道也是能知竹而加以珍爱的吗?他们不过是想用此与别人争夸富贵,如同用奇花异石向人炫耀一样。所以京城人的珍爱竹子,与江南人的不重竹子,他们同属于不知竹是一样的。任君在繁华纷闹中生长,而能不沉溺其中,衣饰车马僮仆歌舞,凡是富贵人家所沉湎嗜好的,一切摒斥而去。尤其是方正刚直不随意与人交往,凛然有高洁独立之气,这正是任君对于竹子必有自得的地方。世上可喜?#36175;?#30340;万物,原有不能割舍的?那?#27492;?#28982;假使竹子不是这里的土地所有,任君也将竭尽其力予以?#21344;?#28982;后心里才高兴。任君的财力虽然使他能尽量寻觅奇花异石,然而他的爱好本不在此啊。

      可叹啊!竹子本可以不出江南而为人贵重,?#28304;?#25105;重新有了感受了。

      赏析

      该文的标题为“记?#20445;?#25152;记的中心事件是舅父任君治园植竹一事,但作者并没有在“记”上大做文章,而是借题发挥,通过对?#21462;?#34924;托,自然地托出文章的主旨。

      文章起笔写京师人与南方人?#28304;?#31481;子的不同态度,一贵一贱,形?#19978;?#26126;的?#21705;眨?#36827;而推理叙写“绝徼海外人”可能有的态度,从而发出“世之好丑,亦何常之有”的慨?#23613;?#22312;这大段铺垫的基础上,文章才开始点题。光禄任君虽身处江南,却不以世?#20934;?#31481;而贱之,反而在园中“遍植以竹?#20445;?#24182;自号“竹溪主人”。虽寥寥几笔,却刻画了一个不苟合流俗、志趣高雅的人物形象。接下来的议论,既写人?#20013;?#31481;,借竹的形象对任光禄的人品进行?#39034;?#20998;的肯定,点明他知竹爱竹的根源在于他“孑孑然,有似乎偃蹇孤特之士”的不流于俗的美好品德。告诉了我们,在人世间往往都是只有越少的东西才会越令人珍惜和爱护。

    ?#35753;?#25991;章
    河北快三平台